沅陵县 辰溪县 溆浦县 麻阳县 新晃县 芷江县 鹤城区 中方县 洪江市 洪江区 会同县 靖州县 通道县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调查研究 >> 正文
“集体监督”有赖于“个体参与”
怀化人大网  www.hhrd.cn  更新时间:2017-5-10  作者:佚名  来源:本站原创  点击:667

 “集体监督”有赖于“个体参与”

王鸿任

人大代表有没有监督权?许多人会毫不犹豫地说:人大代表哪能没有监督权呢!其实,人大代表还真的没有监督权。宪法、地方组织法明确规定,行使监督权的主体是人大及其常委会。即法定监督权具有集体行使的属性。

首先,要充分认识集体行使法定监督权的重要意义。集体行使权力是人大监督权的重要特征。人大及其常委会作为国家权力机关,对于需要依法行使监督职权的监督事项,集体审议,集体决定,集体担责,既彰显了权力机关依法监督的权威性,又体现了权力机关组成人员行使权力的平等性。在人大及其常委会这样的议事集体之外,任何一名人大代表或者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,都没有以集体名义行使这一职权的权力,不能够随意地“我代表”什么、要怎么样。这既是体现人大制度民主性质的必然要求,也是防止权力机关个体成员滥用职权的需要。因此,所有的人大代表都应自觉遵守集体行使监督职权的法律规定,自觉维护集体行使监督职权的严肃性。

其次,要明确人大代表对于“一府两院”及其有关部门是有权实施监督的。有权监督与有监督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享有监督权的主体是人大及其常委会,而有权监督的主体则可以是个体代表、部分代表或者全体代表。没有监督权与有权监督,不仅没有矛盾而且关系相当密切。人大代表的“有权监督”,在相关法律的许多条款规定中都有体现,譬如通过审议报告、提出询问、提议质询、视察工作、执法检查、工作评议、约见负责人等多种法定形式,对“一府两院”及其有关部门实施监督活动,这不仅是人大代表的法定权利、履职形式,也是人大及其常委会集体行使监督职权的重要载体、有效路径。即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集体监督,就是人大代表积极参与、主动作为、共同给力的行动和过程。

再次,要正确理解和处理好“会议期间”与“闭会期间”行使监督权的关系。代表法第二章是“代表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的工作”,第三章是“代表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的活动”。于是有人认为“集体监督”是“会议期间的工作”,“个体参与”是“闭会期间的活动”。其实不能这么机械地理解。人大会议,固然是集体行使监督权的契机、平台和载体。但如果没有一名名代表的“个体参与”,不论是“撤销本级人民政府的不适当的决定和命令”,还是提出“人民政府组成人员、人民法院院长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”等监督议案,不都成了“无源之水”了吗!不仅“会议期间”的“集体监督”需要代表参与,“闭会期间”对“集体监督”举措的落实,即“集体监督”的延续,依然离不开代表的参与、助力。不能用“开会”、“闭会”来区分“集体监督”与“个体参与”。

最后,要把人大及其常委会“集体监督”与代表“个体参与”有机结合起来。人大及其常委会集体行使监督职权,并非只是代表人数的简单累计,而是代表积极参与的集体行动。如果把代表没有监督权,误解为无权监督,在所有的监督事项、监督活动中,所有代表都无动于衷、无所作为,集体行使监督权也就无从谈起了。人大及其常委会在集体行使监督职权的过程中,须臾不可或缺的是各位人大代表旗帜鲜明的阐明观点、表示态度,并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形成集体意志,以达到预期的监督效果。由此可见,集体监督权的实现质量,依赖于人大代表的参与程度、活动功力。代表应以情为民所系的情怀,植根民众、了解民意;以权为民所用的理念,为民代言、敢于亮剑;以利为民所谋的取向,融入集体、追求实效。而人大及其常委会则应为代表参与监督创造条件、提供保障。从而使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职权的“集体行使”和人大代表有权监督的“个体参与”和都充满活力、卓有成效。

相关链接
没有相关文章
( 文章录入:怀化人大研究室    责任编辑:hhrd  )
主办:怀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承办:怀化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管理登陆
联系电话:0745-2858612 E-mail:zst-hhrd@163.com
备案编号:湘ICP备05004743号